一点彩票

                                                                  来源:一点彩票
                                                                  发稿时间:2020-05-28 02:29:55

                                                                  “实践中,由于协议离婚登记手续过于简便,轻率离婚的现象增多,不利于家庭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负责人说。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规定了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在此期间,任何一方可以向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申请。

                                                                  从2015年3月启动编纂民法典到今年3月形成统一的民法典,历时5年,几代人热切期盼的中国民法典,即将迎来历史性时刻。

                                                                  用“个人信息保护”的表述既强调了对信息主体利益的保护,又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妨碍到数据的共享、利用以及大数据产业在我国的发展。该负责人提到,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在相关规则的设计上也注重平衡信息主体的利益与数据共享利用之间的关系。

                                                                  规定了时长为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

                                                                  编纂民法典采取了“两步走”的工作思路。第一步,起草制定民法典总则编,即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步,起草民法典各分编,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二次到三次审议和修改完善,再与民法总则合并为一部完整的民法典草案,提请代表大会审议通过。

                                                                  民法总则草案的编纂,始于5年前。2015年3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牵头,成立了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务院法制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法学会5家单位参加的民法典编纂工作协调小组,组织工作专班开展民法典编纂工作。

                                                                  2018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根据各方面意见又出台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修改了此前司法解释对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规定。有的意见提出,新司法解释的规定比较妥当,建议草案加以吸收,明确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

                                                                  民法典草案采纳了这一意见,第1064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如何平衡权利保护与数据流通之间的关系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法工委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采用了“个人信息保护”的表述,没有直接使用“个人信息权”概念,这样规定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就是要有利于适当平衡信息主体的利益与数据共享利用之间的关系。

                                                                  如何给网络弹窗戴上“紧箍咒”?魏世忠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应完善互联网广告法律政策,制定明确的技术规范,杜绝各类擦边球行为,加大网络巡查执法力度。另外,他建议将违规发送弹窗广告发布较多的互联网公司和推送平台,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其法人代表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从源头上形成高压态势,使相关企业承担起应负的责任,还公众一个干净清朗的互联网空间”,魏世忠说。今天,民法典草案提请全国人代会审议。“编纂民法典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确定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和立法任务,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法治建设部署。”